塔利班重掌阿富汗 滞留印尼难民:我们没有国家了 - 国际 - 中央社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近千名滞留印尼多年的阿富汗难民24日走上街头,要求联合国加速安置。许多人在塔利班上次统治时逃离迄今,许多人担心在阿富汗家人安危。难民说:“我们没有国家了”。

印尼并非联合国难民公约缔约国,尽管约1.4万难民(约半数来自阿富汗)落脚印尼,印尼作为中继国却未保障难民基本人权,也不准难民工作、就学,由于澳洲等收容难民的第3国近年紧缩接纳数额,许多难民在印尼已等超过9年,生活悲惨。

阿富汗民兵组织塔利班(Taliban)重掌政权,许多滞留印尼的难民无法与在阿富汗的家人联系,忧心家人安危,心急如焚,近千名难民24日聚集联合国难民署(UNHCR)驻雅加达办公室外抗议,遭警方2度强力驱离。

塔利班向来迫害女性,恶名昭彰,不准女性外出、工作或就学,强逼女性为妻或当性奴隶。一名女性阿富汗难民告诉中央社,她在塔利班上次掌权时逃离阿富汗,“因为我不能念书”,2013年来到印尼之前,她曾留落伊朗、马来西亚。

她说,她岳母在印尼生病,没钱就医而去世,她到马来西亚时,大女儿3岁,现在已经17岁,“我的小孩也没办法就学,他们的未来在哪里?”她呼吁国际社会尽速安置难民,“我们不想打扰任何人,我们只想让小孩能念书,让他们有未来”。

她说,她希望申请到澳洲安置,多年来每次询问联合国难民署驻雅加达办公室,什么时候才会有消息,“他们都要我等,如果我没办法等,就要我回我的国家”。

她说,塔利班上台,“妇女和女孩都不安全,不能念书、不能出门”。她的父母都还在阿富汗,“我妈妈是老师,现在只能躲在家里”。她说,“我们现在没有国家了,我要去哪里?我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死吗?联合国难民署必须帮助我们”。

因应难民抗议,印尼当局出动大批警力,首先派出特殊作战机动警察部队(Brimob)以重机驱赶难民,有难民不顾一切,甚至抱著小孩,以肉身挡在重机前面,小孩吓得嚎啕大哭,警方仍强力将联合国难民署驻雅加达办公室大门前净空。

难民不愿离去,经难民代表协调,一名联合国难民署官员终于出面与难民对话,有难民对他高喊,“我们失去我们的国家了”、“我打过几次电话、写过几次email给你们,都联络不上”、“我们只有一个诉求,我们要安置”。

该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说,对阿富汗的处境感同身受,会尽力处理,但他无法讨论每个个案,难民的疑问,都可在联合国难民署网站找到信息,希望他们离去。

这名联合国难民署官员离去后,印尼警方再度准备驱离,难民静坐在大马路,有人双膝跪地,高举双手交叉的手势呼吁和平,膝前标语写著:“亲爱的世界,请听我们的声音”。更多难民手中拿著“和阿富汗站在一起”、“安置在印尼的难民”、“阿富汗不安全”、“请帮帮我们”的诉求,希望世界看到他们。

一名男性阿富汗难民哭著说,“塔利班把妇女和女孩当性工具,他们强暴我们的姐妹”,如果不是因为在阿富汗很危险,没有难民愿意离开,“你知道多少难民在印尼自杀吗?这些年轻难民有梦想,却选择结束生命,因为没有人听我们的心声”。

另一名男性阿富汗难民受访指出,很多难民在印尼超过9年,没有工作、不能念书,“这样子过9年真的是非常长的时间”。他说,他的兄弟姐妹仍在阿富汗,“他们被威胁不能外出,否则会被处死”,难民发起抗议是为争取最基本的人权。

印尼警方见难民不愿离去,最终仍以强制方式驱离,甚至一度出动喷水车待命,不过没有下达喷水驱离的命令,特殊作战机动警察部队骑著摩托车、配合拿盾牌的镇暴警察,以强力推挤的方式将难民赶离抗议的地点。

联合国难民署稍后与几名难民代表开会,阿富汗难民哈山(Hassan Ramazan)告诉媒体,联合国难民署说,他们愿意听难民的心声,将成立Whatsapp群组,与难民沟通,也同意公平处理安置问题,但也要求难民,不要再发动抗议。(编辑:黄自强)1100825

本文由:英皇体育官网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