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为何没能领导全球团结一致、抗击疫情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几周以来,世卫组织一直拒绝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大流行,担心这样做会在全球引起恐慌。 但是在周三,面对镜头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将其定性为大流行,要求全世界团结起来“改变这场流行病的进程”。 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时刻,突显了世卫组织作为引领世界的公共卫生机构的地位,但也反映出世卫组织的根本弱点。根据国际条约,它本应领导和协调全球抗击冠状病毒,却在许多方面被边缘化了。 该病毒已扩散至110余个国家,导致超过4300人死亡,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却看不到全球的团结一致。似乎没有人担起责任。似乎没有什么计划。 实际上计划是有的。但问题是没有多少国家对此给予重视。
15年前,世卫组织对疫情的全球应对行动框架《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进行了重大修订,旨在纠正全球在2003年SARS疫情中的反应缺陷,那次疫情造成了数百人死亡,并将多个先进的卫生保健系统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当时的基本想法是,世卫组织将作为一个中央协调机构。各国将向该机构通报疫情并分享信息,以帮助科学家在全球范围应对流行病。世卫组织将协调遏制工作,宣布紧急事件并给出建议。修订后的条例具有法律约束力,并且已由196个国家签署,包括美国。 但是,有数十个国家公然藐视该条例并且无视义务。有些国家未能按要求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还有国家不顾世卫组织的建议,颁布国际旅行限制,并未通知全球卫生官员。 谭德塞上个月表示:“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太多受疫情影响的国家仍未与世卫组织共享数据。”他还批评一些国家未能足够认真地对待疫情,但拒绝点出是哪些国家。 周三,在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进行的冠状病毒每日新闻发布会。 Fabrice Coffrin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作为联合国的一部分,世卫组织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但受到预算和政治压力的阻碍。它缺乏有意义的执法权,造成了明显的权力不平衡。人们经常指责它屈从于捐助者——从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大国到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这样的私人出资者。 这些矛盾导致该机构在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的应对上遭致广泛批评,一些学者甚至质疑如此软弱的机构是否有必要存在。但是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学者丽贝卡·卡兹(Rebecca Katz)表示,这种批评忽略了一个基本点。 “如果没有世卫组织,你还是得创造一个出来,”从事卫生法规研究十多年的卡兹说。她说:“他们现在处境艰难,因为你知道你有国际法,但同时你也知道每个国家都是主权国家。” 一些曾经持批评态度的人,这一次称赞世卫组织的工作有进步,与SARS和埃博拉疫情相比,它更加快速地宣布全球进入紧急情况,不断与公众分享信息,并召集300多名科学家和研究资助者来帮忙开发检测手段、疫苗和药物。 即便如此,世卫组织在许多方面仍被边缘化。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全球肆意发布国际旅行限制。世卫组织表示,超过70个国家实施了限制,其中包括美国——特朗普总统周三晚间宣布限制来自欧洲大陆的旅行。 周四,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达美航空柜台前寻求援助的美国人。此前,特朗普总统表示他将暂停大部分从欧洲到美国的旅行,为期30天。 Thibault Camus/Associated Press 然而,自1月初以来,世卫组织已经发布了四份警告,一直反对这种做法,并警告,在出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限制国际流动不太可能阻止病原体的传播。 这些规定并不适用于国内旅行限制或私人航空公司的决定,但世卫组织一再警告,国际禁令可能会阻碍所需资源的运输,或延误援助和技术支持。世卫组织说,这种限制只有在疫情开始时才合理,以便为各国争取时间做准备。除此之外,它们更有可能造成重大的经济和社会危害。 一名发言人说,与此同时,在实行国际旅行限制的70多个国家中,只有45个国家做到了向该机构报告其行动的要求。 此外,一些国家不愿解除防护装备出口禁令,这让抗击疫情的广泛斗争更为复杂化。法国和德国已限制了这类装备的出口。 “我们可以理解,政府对本国的卫生工作者负有首要责任,”领导世卫组织卫生应急计划的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说。 他敦促各国停止囤积物资,并呼吁全球团结一致。 “一个国家卫生工作者的生命与另一个国家卫生工作者的生命同样受到重视,”瑞安博士于周一说。 意大利进入封锁状态,图为米兰的一处警察检查站。在危机时期,各国拥有采取超越世卫组织建议措施的最终权力。 Alessandro Grassan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签署国际规则的国家政府给自己留了一个漏洞,他们现在正在利用它。 曾任世卫组织法律顾问11年的吉恩·卢卡·伯奇(Gian Luca Burci)表示,这个漏洞是2005年该协议修订工作在日内瓦敲定期间经数小时谈判的结果。伯奇说,谈判代表们一直呆到凌晨5点,然后才达成一项折衷协议,在“公共卫生考虑和保留最终政治权力”之间取得平衡。 各国不愿将全部控制权交给一个国际机构。他们起草了一项条款,赋予各国权利,可以采取他们认为效果会与世卫组织的建议相似或更好的健康措施——前提是这些措施是基于科学的基础上,而且是为了共同的利益。 “各国给了自己一张‘出狱卡’,”伯奇说。 根据这些规则,各国有义务在48小时内向世卫组织报告它们在集体准则之外采取的任何措施,并报告相关理由。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许多国家未能做到这一点,世卫组织对此也无能为力。 在某些情况下,世卫组织官员是在旅行关闭发生后才从媒体报道中得知这一消息的。 “如果没有人听从世界卫生组织,那我们有什么意义呢?”伯奇问。 由于世卫组织官员没有权力执行国际规定,他们不得不在外交上走钢丝。世卫组织的一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机构“不能强迫各国改变他们已经实施的措施”。 周二,一名出院的冠状病毒患者离开武汉武昌方舱医院。 Getty Images 上个月,谭德塞博士发出了两封目前尚未公开的信件,提醒各国注意自己的义务。他的工作人员整理了媒体对一系列旅行限制的报道,并在追踪各国,听取它们的理由。 该机构的官员拒绝点名批评违反规定的国家,并在很大程度上回避了媒体在这个问题上的提问。

本文由:英皇体育官网 提供